钱世杰/找回难以量化的赚钱密技-古代十大美女

作者:第三次世界大战预言发布时间all:2020年07月11日 01:10:51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钱世杰/找回难以量化的赚钱密技

钱世杰/找回难以量化的赚钱密技

这些我都会透过各种数据的蒐集并加以统计,以量化的方式让大家得知分享的正向力量也是非常强大,并不只是我口袋金钱的增加,整个社会都能因此而获益;千万不要以为南极看到的冰山只有露出的那一小部分,冰山的体积大部分是在水面底下,透过量化的方式,让大家知道捐款、分享可以让自己获得更强大的正能量,让自己赚更多,也更有动力持续做下去。

只是除了智育,还有德、体、群、美等四育,体育与美育还有相关课程可以依据具体表现来衡量成绩,德育与群育就比较麻烦了,老师很难计算学生是否有每天扶助老太太过马路,也很难跟在学生的左右,掌握有没有把作业都推给同组的同学或者是一肩扛起责任,据此来决定德育与群育的成绩。

一、 无偿付出,换来一种难以言喻的气场提升:

一、我的付出让台湾法学基金会的募款金额、人数增加,譬如说2019年100人,2020年变成200人,更多人愿意定期付出更多的捐款金额给各个公益团体。

●钱世杰Dr. J/低调的法律及投资研究者

为什么我这样子坚持呢?假设分数是衡量一个人表现的优劣,就应该让分数能具体呈现,对于高年级的小朋友来说,已经不是一二年级尽量打「优」,成绩偏重于鼓励的年龄,而应该学着依据表现来争取应有的评价,这样子的评量机制才有意义;「优」是一个很重要的等级,不能因为乡愿、讨好别人而让评价失去了等级。

二、理财知识的分享让大家投资顺利而能够赚取更多的数字,譬如这一次疫情的冲击,透过问卷调查发现,许多好朋友透过「灾难投资法」赚取了一些利润。

能力帮助别人时,会得到像湧泉一般的回报?

我们想让你知道…捐款除了是一种负向支出的数字外,是否也会产生正向效应?为了验证,于是我开始捐款,也鼓励一起捐款,从每年收入的0.5%,到现在大约在8~12%间,加上研读的书多与大脑有关,我开始觉得有能力帮助别人时,确实会得到湧泉一般的回报。

很多人说我有一种让人亲近的感觉,听到这样子的形容还蛮高兴的,回家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有亲近的感觉吗?如果真的如此,应该是大脑「利他」区域的脑细胞过度发达,导致展现出亲和面相的结果,整个磁场气场都有所不同。

因此,能够借由考试、作品、运动表现、美术工艺,就很容易将学生的表现数据化,至于德育、群育就有点儿困难,我也在国小担任教师的经验,这两育打成绩的方式,就是平时记录下来的学生表现,还有大脑中些许的印象;一般来说,如果没有特殊表现的学生,看这空白的纪录本,打出来的成绩通常是「甲」。

结论:找出新的量化方式自诩为数据分析专家的我,必须要找出一些分享的正向效应,并且尝试着以数据量化呈现,让大家能够知道捐款、分享等行为并不是只有负向效应,也有正向的成果。经过多年累积的资料,我逐渐找到一些可以呈现的方式,例如:

热门推荐》●以上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,欢迎投书《云论》让优质好文被更多人看见,请寄editor88@ettoday.net或,本网保有文字删修权。

只是为什么如此,还有点模糊,于是我在自己的理财幼幼班第一集、第二集、第四集,陆续写出分享的重要性,还有人跑来问我说:「教授你的书好像内容重复了,一直提到了分享。」实际上并非重复,而是对于分享这件事情,不同阶段会有不同的感触。

有一次某位也是同校老师的同事跑来质问他的女儿小莉为何不是「优」?当我回复说小莉固然专注于学科而成绩优异,但平常较为沉默寡言,比较少与他人互动、参与同学活动,因此与表现相仿的同学一样,都打了个「甲」,是否有其他没被注意到的特殊表现可以让我知道;这个回复无法让同事满意,只是平时过于看中智育,希望小莉未来大学能上台大,其他方面倒也不太重视,说不上来有哪些特殊表现,又不好意思直接要求我给个面子打个「优」,所以我还是维持原本的立场。

▲台湾法学基金会捐款人数。(图/钱世杰提供)

我常常付出时间进行「知识流动」的教育之旅,到处宣讲理财、法律的知识,这些讲座都不收取分文,内心真的很期待大家都能学到真正的知识,大家看着我付出了住宿费、交通费、场地费等金钱,长途跋涉到处分享顶尖知识,还和蔼可亲的拍拍大家的肩膀鼓励打气、关怀大家最近的状况,都有一股莫名的感动。

三、法律知识的分享让大家解决一些诉讼争议,很多人打电话来问我法律问题,例如今年上半年就提供了大约50次法律谘询,经过打电话关心后续发展,约有36件顺利解决。

知名的畅销书「秘密」一书提到,当有能力帮助别人时,会得到像湧泉一般的回报。当时看到这些描述有点疑惑,甚至于可以说是非常的怀疑,因为金钱从我口袋拿了出去,感觉到自己的肉像是被割了一块,又如何能获得回报呢?

在无偿分享、贯彻知识流动理念的漫长岁月后,一方面觉得自己的气场大幅度提升,只是这种提升只是感觉,很难加以量化;其次,别人对我的鼓励、支持也愈来愈多,只是缺乏量化的鼓励、支持很难成为说服别人的依据。

▲在无偿分享、贯彻知识流动理念后,觉得气场大幅度提升,只是这种提升的感觉,能够量化吗?(图/pixabay,下同)

然而,捐款除了是一种负向支出的数字外,是否也会产生正向效应?这个正向效应却因为难以被量化而被忽略?

毕竟大家如同身处于狂风暴雨之中,每天在资本市场杀进杀出,职场上过着勾心斗角、你争我夺的日子,在这些朋友眼中的我,如同台风眼一样无风无雨,不追求大家着重的数字目标,反而强调分享就是获得的另类思考,没有压力冲突只有和谐亲近。

二、 狂风暴雨环绕的台风眼:虽然我的课程不报明牌,但还是吸引很多朋友来学习,一来免费,二来可以吸收到顶尖的知识,三来愿意长期无偿付出者本来就是少数,大家希望在其身旁环绕,好奇地打量着为何有这个怪咖,是否与之相处能让自己心灵昇华?

人在演化过程中,必须要团结合作才比较容易在野蛮荒野中存活下来,因此人本来就是有「互利」的基因,为了鼓励互利这件事情,帮助别人的行为可以获得快乐感觉的回馈,因为获得到了快乐,才可能继续互利,并让生存的机率提高。

为了验证这本书的论点不但空洞而且错误,于是我开始捐款,也鼓励很多人一起捐款,随着捐款的脚步不断向前进,从每年收入的0.5%,到现在大约在8~12%之间打转,加上自己研读的书愈来愈多与大脑有关,我开始觉得有能力帮助别人时,确实会得到湧泉一般的回报。

追求数学100分的人生望子成龙、望女成凤是父母亲对子女的盼望,日前一张中国大陆清华大学高材生的生活作息表曝光,在网路上疯传,大家看到密密麻麻的日常作息,才惊叹这就是与学霸的距离。所谓「学霸」,指从小到大被称讚的高材生,通常都是聚焦在「智育」表现优异的学生,常见的评量方式,像是考试成绩、智力测验等。

看到这里,大家会发现一件事情,智育与群育确实不好评量,因为他很难量化,由于很难量化,导致趋向于借由最方便量化的智育去衡量学生表现的好坏,久而久之,数学成绩好坏、赚钱多少、职位高低,就逐渐成为衡量一个人表现的标准,社会也逐渐沦为偏重功利化的社会;还记得以前课堂上老师有介绍国父所说的「无论那一件事,只要从头至尾彻底做成功,便是大事。」在现今社会环境中就成为毫无意义的一句话,人生必须要担任总统掌握权势、当个亿万富翁拿得出钱财,才是成功;换言之,这样子的评量标准导致社会严重加功利化,有权有势者才能拥有一切,一切向钱看,这并不是一个好现象。

工作赚来的钱,在损益表上是营收的正向数值,年薪300万会比年薪30万还更受到青睐。「如何月入百万?」、「从10万到一亿」等广告充斥着我们周遭;相对于薪资、投资收益而言,捐款属于一种支出、负向数值,在人生的排序上就远远地抛在后面。




西晋第一个皇帝整理编辑)

专题推荐